CellNa_岑

我在地上
仰望云端
那里有我的心上人

十一月の告白(巍生)

  巍生的婚后生活


  感冒中,难受,11月真的是个讨厌的月份,快要考试了不说,还要付双十一的尾款,更不要提各种有心的无意的“灾难”纷至沓来,大概是想要让我渡劫吧……


  愿你们的11月过比我轻松。

  ——


  凛冽的寒风无情的将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扯下,罗浮生罗浮生早早就穿上了厚厚的外套,天冷了穿秋裤,毕竟也过了“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年龄了,身体最重要。


  他和沈巍结婚以后,为了工作方便,就在市中心买了套跃层,离公司很近,只有三条街,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室内装修是他俩一起设计的,面积不大,但处处充满家的温馨。


  刚进家门,拖鞋还没有换好,就见一团毛茸茸的团子从里屋...

11.2

  喜欢朱一龙的第243天,我第一次梦到他。梦里是特别普通的一天清晨,坐车去学校,他就坐在我前面的位置上。车里的每一个人都特别喜欢他,他会温柔的和每一个与他讲话的人打招呼。我鼓起勇气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哥哥我好喜欢你!他特别温柔地说谢谢。


  梦里我把我的手账给他看,里面全都是他,他只是粗略的翻看里面我记录的喜欢他的事情,最后却是在我特别苦恼我对于现在所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的日记里留言,说意义就是坚持自己喜爱的事情,然后成就梦想。


  下车前他还对我说加油。


  醒来以后觉得暖暖的,特别安心。


  特别神奇,身为一个爱做乱七八糟各种奇幻色彩梦的小包子,没有魔法没有奇遇,就...

眼镜(面巍)

  短小黄色废料,最近满脑子gao巍巍,我大概是疯球了。随便吧,且看且珍惜。溜了溜了


——


  沈巍在别人的印象里和他容貌妖艳,性格肆意张扬的双生弟弟大相径庭,一身笔挺西装,终年带着的眼镜,严肃认真的表情,让人生畏。


  只有夜尊才知道摘下眼镜的沈巍在身下时是怎样一种风情,失去伪装的束缚,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略显古板的发型被汗水浸 湿,凌乱的散落在额前,白皙的皮肤透着被欲 望掌控的粉红,被迫打开的身体接受着上位者的肆意掠 夺,所有的情感汇聚成一道喷涌而出的泉水灌溉进身体深处。


  

感谢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沉迷微博不上lof不追星,但是却会记得我喜欢的人是朱一龙,在我需要的时候帮我打榜投票,看到有朱一龙的消息第一时间和我分享(虽然对我来说我早已知晓),大冷天帮我吃肯德基好得到更多的海报,陪着我去吃火锅,在我缺席集体活动时还会带礼物给我,还在我吃土的日子里在群里发红包假装都没抢到,假如有一天你们看到这段话,我想说我爱你们💕

限量款(巍生)

  大明星沈巍X小粉丝罗浮生


  周五愉快呀!这两天温书做题肝小甜饼,挑出一篇超甜(沙雕?)哒给你们看呀!


  我粉的cp人间最甜!以后叫我岑甜甜!


  全程甜!不甜你来找我!我给你看更甜的!叉腰ing s(・`ヘ´・)s


  其中夹带打榜的私货。


  ٩(๑`^´๑)۶我不管(メ`ロ´)听我的,都去投票呀!

——————————————


  又来!又来!啊啊啊啊啊啊!罗浮生愤愤地戳着手机,看着页面上“商品已下架”的字眼,气得想砸手机!


  他有一个特别特别喜欢的演员,喜欢得从一个佛系青年变为现在每天为他的演员签到打榜...

10.17

  看书复习做题,头晕脑胀,想了想,那就撸大纲吧,结果捋大纲捋得我想哭,想弃坑!想咕咕咕!呜呜呜~然后我就肝小甜饼。


  朋友问你干嘛啦?吓得我赶紧收好手机,心虚地说没事呀,就……就看看文献呀。


  她说,不对,你整个人都在冒粉红泡泡!


  我表面镇定的调出文献给她看,内心os:因为我粉的cp人间最甜呀!

1015

  给我生崽多过几个生日吧,说不定重启就提前播了呢(8是)……


  我生崽没有被截胡!我生崽是小福星!


  来自生妈最后的倔强……

Flipped(巍生)

  12


  (接第一章)


  2019年沈巍私家车上


  在一年后再次直面沈巍这件事情是罗浮生怎么也没有预料得到的。


  “对不起。”罗浮生知道自己欠沈巍一个道歉,是自己私心太重,明明下定决心当一辈子的“好兄弟”,结果还是一时头昏脑热犯下弥天大错,过后还一走了之,沈巍一定恨死自己了……


  “对不起?”沈巍怒极反笑,“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


  “真的对不起!我知道我犯了错,我也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很恶心,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罗浮生红着眼眶低声下气。


  整整一年了,他本以为事情就会这么过去,沈巍有自己的幸福,而自己也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

Flipped(巍生)

  11


  收到短信的沈巍来到酒吧的时候,罗浮生还在喝,旁边趴着程慕生,一看就是被灌得不省人事了。


  沈巍让秘书抬着程慕生先出去给他打辆车送到沈家,交给夜尊。


  喝的半醉的罗浮生再次被人夺下酒瓶,满脸不高兴,他抬头想要看看到底是谁?三番五次的打扰别人喝酒,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黑着脸的沈巍。


  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要搁平时,罗浮生早就被一脸严肃的沈巍吓跪了。


  他大着舌头指着沈巍的问道:“你……你来干嘛?谁……叫你来的?”


  “跟我回家。”沈巍定定地看着罗浮生。


  “跟我回家?”罗浮生重复一遍沈巍的话,反应了一会,再一次问到,“你想让我跟...

Flipped(巍生)

  10


  清晨阳光正好,凉亭里沈亦苒悠哉悠哉地摇晃着摇椅,一边控诉着自家堂弟:“我说你出息了啊,想当初你十岁的时候还要姐姐背呢,现在长大了,嫌弃姐姐重了。”


  “……”沈巍有点无奈,“姐,那是面面,不是我。”


  “姐,你都多大人了,再这样我就把你打包邮到你未婚夫那,省的一回家就欺负我。”


  “那可好,你未来姐夫在新西兰出差呢,我还省张飞机票呢。”沈亦苒撩撩头发,“再说欺负你怎么了,弟弟就是用来欺负的!”


  “真是……”面对无良堂姐,沈巍实在无语。


  “姐,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沈巍不想和她继续兜圈子,在公司忙了一周,昨天连家都没回,身上衣服都是...

©CellNa_岑 | Powered by LOFTER